《聯合報》(2015/04/05)-清明時節祭炎黃:談族群和解共生

作者⊙陳復

(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筆者還記得高一暑假的時候,參加救國團舉辦的老鷹谷多納村健行隊,經過長途跋涉,晚上在部落舉辦的營火晚會上,某個部落長老拉著我們這些大孩子的手載歌載舞,最後曲終舞畢,只見該長老不禁忘情引領大家高喊:「我們都是炎黃子孫!」當年十七歲的我,立刻心底就在琢磨著:「族群與語系不同,為什麼我們都是炎黃子孫呢?」這個問題始終沒有答案。


      直到筆者後來撰寫博士論文時,研究齊文化如何長期兼容並蓄容納華夏文化與東夷文化,開始瞭解炎帝與黃帝本來並不是具體的人,他們只是遠古部落聯盟共主的稱號,早在新石器時期各自生活在中國西部平原與東部沿海,其象徵兩種不同的文化系統,過著農耕拓墾與漁獵游牧不同的生活,長期易因生活型態的差異發生戰爭,東夷部落聯盟後來建立商朝,華夏部落聯盟則建立周朝。

 

      這種兩種文化失和與衝突的現象,直到春秋戰國時期,因為各諸侯國交流頻繁且用人唯賢,纔逐漸消弭其差異,尤其如孔子這位大思想家因本身具有東夷人的血統(商朝貴族與宋國王室子孫),身負領導東夷人復興的集體願望,卻願意放棄對自己族群的執著,繼承早年周公治禮作樂的願景,接納其理性化路線,大幅改革並發展出儒家思想,使得中華文化獲得繼續向前的契機。
 


      當後人稱自己是「炎黃子孫」的時候,這不應該僅是表示自己的文化認同,更具有族群和解的象徵性。中國人能因「炎黃失和」最終轉成「炎黃合作」,共容與共榮,這是長年生活經驗累積出的處世智慧。因此,究竟誰是炎黃子孫呢?筆者覺得只有能體會這層深意的人,纔適合在清明時節來到炎帝陵或黃帝陵,在這兩大遠古部落聯盟共主的前面,為人類族群的和解共生,獻上一束花。

 

 

 




 

 
 
 
 
 
 

本網站著作權屬於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
電話:(03)9357400 Ext.7926;傳真:(03)9360668
地址:260宜蘭市神農路一段一號;E-Mail:nous@niu.edu.tw
 

Design by 彩虹軒設計整合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