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2014/8/7)-人文學者也需全人關懷

作者⊙陳復

(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教育部長吳思華接受《聯合報》專訪表示,他上任後將要扭轉「重理工輕人文」的慣習,他覺得研究必須和在地發展做連結,纔能提供產業轉型參考,他舉以色列發展科學的初衷在解決本土問題,最後纔世界聞名為例,指出台灣學者如果倒果為因,只希望登上國際期刊拼點數,是否曾反省論文刊登後,替台灣或世界帶來什麼貢獻呢?他覺得學術最終要能解決社會的問題,滿足大眾需求,纔算是有價值。筆者很高興吳部長上任第一天,就提出這麼深刻的見解!

 

    請容筆者繼續指出,台灣學術環境如果有「重理工輕人文」的現象,人文學者(其實包括人文藝術領域與社會科學領域的學術工作者)自身要負最重要的責任,我們學者要不投身於激烈抗爭的社會運動,要不投身於莫測高深的「I級論文」,究竟有沒有從專業出發,直視我們生活的環境,針對我們社會正在發生的問題,不只提供符合學理經得起論證的研究,更將這些實徵研究整合成理論,完成具有人文素養的華人本土社會科學呢?目前的答案並不令人樂觀。

 

    很高興看見吳思華部長想要挽狂瀾救時弊,不過,理工與人文並不是兩個對立的領域,台灣學術環境的問題癥結其實並不是「重理工輕人文」這六個字,而是我們這些包括理工與人文在內各自已在專業領域學有專精的學者,都不在意人文素養,更不在意我們領域獲得成立該有的科學哲學根據,致使即便在人文科系從事專業學術工作的學者,都很難有全人角度的整體關懷;在理工科系從事專業學術工作的學者,都不大可能關注其學門依據的本體論與知識論。

 

    當筆者看見中研院士邱成桐教授接著表示一流的科學家絕對是從人文素養中孕育出來,而不是「膚淺的通識教育可以補足」,筆者同意其上半段發言,卻無法同意其下半段發言。正因我們理工與人文的學者都沒有通識教育這種跨領域的視野,只在意純粹應用性的研究成果,當研究成果與環境需要脫節,則無法因應變局來整合與創發新知,這正是不曾孕育人文素養所致,如果不更加強學生甚至教師的通識教育涵養,再增設幾間人文科系,都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筆者非常激賞吳思華部長希望加強在地研究,但請容筆者提醒,如欲解決「重理工輕人文」的現象,請吳部長能慎思這種現象背後反映的根本問題,而不僅是單純調整學門經費的比重,否則如只增加某幾個人文專業領域的研究經費,恐怕依然無補於根本解決研究與當前社會脫節的問題。因此,筆者建議吳部長宜加強通識教育的跨領域教學,重視通識教育本身都需要相應的通識研究依據,並支持學者通過在地教學來從事在地研究,最終架構與發展具有人文素養的華人本土社會科學理論,纔能真正挽狂瀾救時弊,開創台灣高等教育的新氣象。

 

 

 




 

 
 
 
 
 
 

本網站著作權屬於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
電話:(03)9357400 Ext.7926;傳真:(03)9360668
地址:260宜蘭市神農路一段一號;E-Mail:nous@niu.edu.tw
 

Design by 彩虹軒設計整合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