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福報》(2014/1/20)-不要放棄任何一個孩子

作者⊙陳復

(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助理教授

 

   還記得七歲的時候,父親帶我到植物園玩,他微笑指著對面的學校說:「這是台灣最優秀的高中,是爸爸念過的學校!」我當時瞪著大大的眼睛,不太明白他說這話的意思。

 

    父親高中畢業後,考上成大化工系,這是當年重工業掛帥下,台灣最熱門的科系與行業。生性敦厚的他,並沒有用過高的期待壓在我身上,但我很快就明白:想要上明星高中,甚至一流大學,需要通過無數嚴酷的考試,更要打敗身邊要好的同學,才有機會成為人上人。

 

    此外,作為老師的孩子,我有著相當辛酸的成長記憶。擔任國中英文老師的母親,經常不自覺地拿她同事小孩的成績來跟我比較,因為她們是透過比較彼此小孩的考試成績,來證明自己教學的優異,這使得當時尚未開竅的我,在童年階段,經常處在抬不起頭的窘境裡。

 

    那種被貼上標籤的無奈,被視為笨小孩的自卑,永遠得不到老師可掬笑容的失落……影響的範圍不只是白天,還包括無數個夜晚。夜裡,經常做著考試成績發下來,被老師嫌棄或被母親責備的夢魘,甚至還會嚇到腿抽筋劇痛,這如果不算畢生難忘,也該是刻骨銘心了。

 

    問題的癥結莫過於,我真的是個「問題學生」,永遠有一大堆問題想問,課本裡的標準答案無法滿足我的需要,老師總是告訴我:「考試不會考的東西不需要知道。」其實,我很喜歡讀書,尤其喜歡讀課外書,我從書本裡獲得很多跟課本不大一樣的說法,這讓我陷入迷惘,卻沒有人願意解答我的疑惑。

 

    更糟糕的是,童年的我很頑固,總覺得如果不能讓人心服口服,就不願意死記硬背!考試時明知道出題者要什麼答案,但只要我心中尚有一絲疑惑,就很難「基於直覺」填上簡單的「標準答案」。

 

    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個性,或許很適合日後當個研究型學者,但卻完全不符合適者生存的考試生涯,這使得我的童年時光,縱然自認擁有淵博的知識,卻完全無法反映在學業表現上。因此,雖然沒有人會訴諸言語,但我從眾人的目光中,還是隱約體認到:我是個被學校放棄的孩子!

 

    後來考上大學,終於不再有標準答案的學習生涯,申論觀點或提出作品的升學與求職管道,讓我開始獲得發揮的機會,後來有幸成為大學教授,其間經歷豐富的人生奇幻漂流旅程。我很想說:傳統紙筆測驗真的不能證明什麼事情!

 

    隨著十二年國教上路,大家都認知到教育應該不一樣!但,如果教育無法掙脫考試領導教學的魔咒,還是繼續複製上個世紀的經驗,繼續用死記硬背的教法來教導孩子,並用考試分數高低來篩選孩子,台灣如何有前瞻性的未來?

 

    二十一世紀的台灣,需要各式各樣的菁英,尤其要孕育跨領域、懂得異業整合的菁英,絕不能繼續把每個孩子塞進同一個模子裡,更不能光靠紙筆測驗來判斷人的素質。期待通過多元教育的理念,讓孩子活出自己喜歡的樣子,每個孩子都不要被放棄,都能看見屬於自己的藍海與青天!

 

 

 




 

 
 
 
 
 
 

本網站著作權屬於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
電話:(03)9357400 Ext.7926;傳真:(03)9360668
地址:260宜蘭市神農路一段一號;E-Mail:nous@niu.edu.tw
 

Design by 彩虹軒設計整合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