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列反恐同盟? 攪和不如冷眼觀

2015-11-29 01:55 聯合報 陳復/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主任(宜縣冬山)

    

    美國總統歐巴馬公開指出,台灣將成國際反恐夥伴;我外交部表示感謝之餘,立刻聲明僅提供人道與急難救助;只是IS立即將台灣列「反伊斯蘭國聯盟」的名單,並將國旗置於美國旗左側。

    目前雖未有進一步發展,但是建議政府,不宜僅從外交層面來思考反恐議題,更應思索反恐議題背後的道德正當性與行動合理性。

    IS對歐美與中東民眾做出的慘無人道行徑,理應嚴厲譴責,但更應探究以下問題:伊斯蘭國的興起,到底是誰造成的?答案應不是非黑即白那麼清晰。恐怖分子會成為恐怖分子,都有一套自我合理化的心路歷程。

    如果美國霸權主義沒有拿莫須有的罪名,直接毀滅人家的政府,讓百姓流離失所,成為激進主義的溫床,恐怖分子能擴大到這種程度?

    當巴黎恐怖攻擊事件後,法依然只想到轟炸敘利亞,卻對國內伊斯蘭教國民面臨的恐懼與處境置若罔聞,不同的宗教信仰者不願意和解共生,台灣面對這種型態的文明衝突,能做出什麼貢獻?

    面對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兩大文明衝突,台灣如自甘於成為強權政治的馬前卒,不但不會有任何出路,並且將立即置身在恐怖威脅裡;更值得注意的是,歐巴馬在沒有台灣參加的場合提台灣,完全不提現場的中國大陸,用意在孤立中國大陸,台灣如果將自己攪和在兩大文明衝突裡,接著再攪和在兩大強權衝突裡,對於自身安全實屬完全不利且不智。

    台灣如果對於受美青睞而沾沾自喜,筆者為這是學術自我殖民的結果。台灣應做的是,研究這兩大衝突背後的成因,評估化解衝突的可能辦法,如果我們對歐美社會用「東方主義」(Orientalism)的眼光,來認識亞洲抱持著警惕,並且沒有對歐美「東方」的想像與偏見照單全收,此就不會覺得參與國際社會,需要靠參與文明衝突與強權衝突,來體現自己的卑微感,反能對文明與強權衝突抱持「置身事外的客觀」。這種冷眼看世界的理性,更能幫忙台灣建構自身學術的獨立性與完整性,提出人類在文明衝突與強權衝突外的第三種選擇,這才是真正善用台灣的資產。

    台灣社會,並不具備對信仰「非黑即白」(不信我即異端)的環境,反而接納各種宗教,共融於我們的「生活世界」(life world),這是因為我們面對天人關係,具有合一性而非對立性,這種民風與民情,有機會發展專屬於華人特色的「微觀世界」(micro world),如果不意識到這本是替台灣開太平的「乾坤萬有基」,卻如王陽明所言「拋卻自家無盡藏,沿門持缽效貧兒」,就未免太令人惋惜。

    在日漸緊張的國際局勢裡,筆者呼籲政府不如「自反而縮」,看見台灣面對文明衝突與強權衝突外的本有智慧,建構與恢復華人本土的學術。

 

 




 

 
 
 
 
 
 

本網站著作權屬於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
電話:(03)9357400 Ext.7926;傳真:(03)9360668
地址:260宜蘭市神農路一段一號;E-Mail:nous@niu.edu.tw
 

Design by 彩虹軒設計整合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