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鄉教育的心靈幽谷

偏鄉教育的心靈幽谷⊙陳復

   書軒是個頗有文藝氣息的青年,我們會相識於蘭陽平原,來自對生命教育的共同關注,他特別從文學的角度關懷兒童偏鄉教育議題,曾經接受金車教育基金會主辦「藝術史懷哲下鄉」的計畫經費支持,到蘭嶼與澎湖這些偏鄉學校來教孩子如何用筆抒發自己的感覺與想法,藉由陪伴,來讓孩子跟文字建立親密關係。然而,因緣際會,使得龍應台文化基金會支持他來廣西壯族自治區大化瑤族自治縣的一間孤兒院,教孩子認識文學,這才真正體會到何謂「偏鄉教育」。

   四年來,他數度來這間孤兒院探望孩子,每回都從台灣帶來五百多個鉛字,讓孩子感覺到字本身的重量,大家藉由蓋章來寫詩文,組合出各種生命的滋味,他要大家先尋覓最能訴說個人生命經驗的字當土,再鋪上簡單的修辭當水,從挖掘這些孩子內在的聲苗出發,來聆聽他們的故事。結果有孩子拿「酒」當土,訴說著這般苦水「每當我爸爸喝酒的時候,亂發脾氣把我媽媽打一頓,當時我內心是多麼的傷心,希望世界上再也沒有酒這種東西,強烈的希望再也沒有酒」。

   或者,有孩子拿「愛」當土,裡面和著這樣的淚水:「我從小就失去了父親,又失去母愛,我感到很難過,每當我去大化的時候,看到很多的小孩子在父母的呵護下,高興的去玩,而我呢?」尤其,當他聽見有個不知道自己年齡的女童,跟他說媽媽如何愛自己,卻因為家庭沒有糧食,不堪於飢餓,當書軒回來大化,發現女童的媽媽已將她賣給一個中老年人當媳婦,他赫然發現這些個體生命遠比我們想像得充滿無助感,更使得他對人滋生更深沈的悲憫與關懷。

   在資訊氾濫的時空裡,孩子的苦難不是來自對爆炸資訊的選擇,而是來自已然消失的「感同身受」,當孩子因為生活經驗的貧瘠,變得對生命不再有共鳴,這是何等深沈的苦難?書軒來到幾乎被文明遺棄的偏鄉,卻讓他看見自己童年裡的宜蘭,在荒野裡,令他看見生命最自然的根源,當他回到台灣,看見各種美好的價值正在劇烈崩解,更希望藉由訴說這些發生偏鄉裡的心靈幽谷,讓台灣的青年知道人應該跳開概念的陷阱,藉由生命實踐,來發掘深藏於內在的光輝。(本文作者為國立宜蘭大學博雅教育中心主任) 

節錄自2015/09/14人間福報

 

 




 

 
 
 
 
 
 

本網站著作權屬於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
電話:(03)9357400 Ext.7926;傳真:(03)9360668
地址:260宜蘭市神農路一段一號;E-Mail:nous@niu.edu.tw
 

Design by 彩虹軒設計整合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