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民意論壇:本校博雅教育中心陳復主任談歷史不能忘記生命教育

 

       反歷史課綱微調學生林冠華燒炭身亡,使得歷史教育問題進而變成生命教育問題,這是非常令人難過且遺憾的事情。作為在大學研究歷史並教授歷史的老師,思索高中歷史教學背後的問題,筆者覺得問題癥結恐怕並不在課綱微調這單一事件,林冠華同學的自殺或許反而突顯出台灣歷史教育長年與生命教育脫勾,歷史教學只是種背誦與考試的循環過程,並不在意人作為主體的生命體驗,藉此讓師生鑒往知來;歷史課本只陳述學者研究獲得的單一結論,並不列出各種歷史素材呈現觀點歧異,提供師生共同思辨探討真相的空間,當歷史課不談體驗與思辨,這兩大困境不能解決,歷史教育就很難推陳出新,令學生由衷喜歡歷史課。

  筆者在學校開設「宜蘭歷史踏查」這門課,除第一週上課介紹課程,外加期中與期末的報告外,其餘全部課程都不在教室上課,而在每個歷史發生的場景裡教同學如何「體驗歷史」。曾經有位念環境工程的同學告訴筆者,他本來無法說清楚自己為何想要念環境工程系,但,當他來到昭應宮,聆聽深受宜蘭百姓愛戴的台灣知府楊廷理如何驅除海盜綏靖鄉里;來到碧霞宮,看見開蘭進士楊士芳如何在乙未割臺不忘藉祭祀岳飛來闡發忠孝節義;來到西鄉廳憲德政碑,發現明治維新英雄西鄉隆盛的兒子西鄉菊次郎如何整治宜蘭河……,他忽然從意識裡真正明白自己為何想念環境工程,因為他想要改善日益惡化的人類生活環境。

  歷史課本來能讓人興發「大丈夫當如是」的豪情壯志,怎麼可能會讓人味如嚼蠟呢?在這門課裡,筆者沒有紙筆測驗,期中考只是讓各組同學報告自己這組本學期準備去踏查哪個老師沒帶你看過的歷史景點,期末則要製作活潑有趣的紀錄片或微電影,來呈現各組實際訪談耆老,經由議題的對話與思辨,最終彙整史料後的成果,這種具有綜合各類技能培育效益的活化歷史教學,使得歷史課變成同學認識自己進而理解社會的過程,從期末教學反應問卷可知學生非常喜歡這種上課型態,這門課還有幸獲得本校績優通識課程的獎勵,可見當歷史教育與生命教育相見,學生會更樂意從歷史中尋覓生命的啟發。

  當我們在爭議歷史課綱到底要不要微調的時候,能不能更認真來思考如何活化歷史教學?如果我們不能搶救歷史教學,讓歷史變成生活裡可活用的知識,用什麼單一史觀來教歷史,最終常會讓我們的學生經由歷史課變得討厭歷史。歷史本來就是人呈現生命的歷程,如果我們面對歷史教學願意「用腳踏出來,用腦來思考」,就會發現任何單一史觀都無法訴說歷史的全貌,將探索歷史真相的工作交給師生互動來呈現,師生在課程裡具有主動性,當能活化歷史教學。歷史教育會希望人鑒往知來,本意就是希望人珍惜有限的肉身來活出無限的智慧,林冠華同學的不幸事件,讓我們更需要意識到歷史教育與生命教育合流的重要性。

聯合新聞網網址:http://udn.com/news/story/7339/1094295-課綱爭議/歷史 不能忘了生命教育

 

 




 

 
 
 
 
 
 

本網站著作權屬於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
電話:(03)9357400 Ext.7926;傳真:(03)9360668
地址:260宜蘭市神農路一段一號;E-Mail:nous@niu.edu.tw
 

Design by 彩虹軒設計整合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