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2014/12/3)-孩子的人權在哪

報導/王美玉

 

    恩恩:父母離異,4歲時失蹤。生母遍尋不著,6年後生父證實已經打死她了,只找到一堆白骨。她同父異母弟弟「小漢」下落不明。

 

    黃姓少年:15歲,偷竊,在誠正中學接受感化教育,被同學打到肋骨裂傷,雙腳指甲被原子筆硬刺到化膿,須拔掉指甲治療。

 

    買姓少年:15歲,偷竊被判送到少年輔育院3年,1年半後他被緊急送醫幾度進出醫院後死亡。診斷從風濕性多肌痛、扭傷拉傷、到發現右腋下有兩處10元硬幣大的傷口,原因是單手伏地挺身造成。但是法醫驗屍報告是右側胸、腋窩區挫傷併大片組織發炎、膿胸致敗血性休克死亡。

 

    這3個案例訴說著家庭功能失衡的孩子,他們的生命是那麼的卑微,甚至任人踐踏。

 

    恩恩的生母,曾經跪求前夫、報警、找社工、媒體協尋,都找不到女兒在哪裡?相關單位因為她是沒有監護權的離婚婦人,不能透露恩恩的下落,但教育單位又以恩恩未入學通知她,讓她心急如焚。在得知恩恩死亡後,她痛哭官僚殺人。

 

    黃姓少年生父家暴生母再嫁,家境清寒。是矯正機構誠正中學的新生,因出庭時向法官報告在校受欺凌,法院一紙公文給學校要他們注意黃生被欺凌,教導員也在他返校時,得知他向法官報告被欺凌,不僅未隔離他,問話時還被其他學生聽到,導致他因為「打小報告」再被集體凌虐近3小時,值勤人員沒有人發現。

 

    所幸,一位教導員發現他神色有異,身上有外傷才將他隔離送醫。神色有異,代表孩子被打到指甲要拔掉了,都不敢說,真是於心何忍!這個矯正學校,去年還發生學生暴動,管理員警棍被搶、被毆傷的事件,被監察院糾正,法務部議處失職人員。

 

    買姓少年更淒慘。媽媽是受刑人,在監獄出生,曾被送到孤兒院,由阿嬤接回去撫養。一身的傷,檢察官以無法確定是來自外力毆打,也查無可疑的嫌犯,簽結他的離奇死亡。換言之,他真的是自己做單手伏地挺身受傷、抓癢感染喪命?誰能相信?

 

    這個孩子到少年輔育院1年半,院方強調7次健康檢查都沒有發現身體有瘀青、外傷。但是他就醫高達97次,曾經在看病時情緒激動堅持不回班上,被視為是態度極差違規,卻不知道他為何情緒激動不回班上?他就醫記錄被診斷有過動症、輕度智能不足、自殘、氣喘、心律不整。顯見他的健康是令人擔憂的,卻沒有人認為他可以保外就醫。

 

    黃姓少年被凌虐時,值勤人員沒有人看到。買姓少年一身是傷,檢察官訪談他死亡前接觸對象查無可疑涉案之人,除非家屬有任何新事證,問題是孩子被收容在輔育院,阿嬤趕到醫院時已經死亡,被告知身上的傷口是因為抓癢導致感染,生前發生什麼事都不知道?去哪裡找新事證?

 

    孩子沒有權利選擇出生的家庭,但他們有權利要求活下去,做為一個文明、講究人權的社會,我們到底用什麼眼光來看待這些出生在邊緣、角落的孩子的生與死呢?生命不是等值的嗎?他們的人權呢?(作者為監察委員)

 

相關新聞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203000813-260109

 

 




 

 
 
 
 
 
 

本網站著作權屬於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
電話:(03)9357400 Ext.7926;傳真:(03)9360668
地址:260宜蘭市神農路一段一號;E-Mail:nous@niu.edu.tw
 

Design by 彩虹軒設計整合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