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論廣場》(2014/7/21)-學習就是告別測驗卷

文/徐宗懋

 

    在台灣走過高中升學考試之路的人,都有一項共同的成長體驗。早自修時,老師走進教室,莊嚴肅穆地發測驗卷。接著,教室裡每個學生低頭寫考卷,沒有一點聲音。時間一到,老師要求每個學生互相交換考卷打分數。整個過程幾乎像是宗教儀式,日復一日。

 

    12年國教引發很多爭議,要不要考試?如何選志願?似乎弄得天下大亂。作為學生家長,兩年前我倒是有深刻的體驗。我有一對兒女,女兒升高中時,還沒有免試制度,只得參加基測考試,然後進了高職。輪到兒子升高中時,有了免試制度,可用平時學校成績直接申請升高中職。我自己國中三年級時,每天晚上10點背著沉重的書包,從補習班走回家,在街燈下拖著長長的身影。回家洗完澡後,還要繼續念到凌晨一、兩點,因為明天總共要考5科。我實在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們再過這樣子的日子了。一旦免試後,我決心不讓孩子天天寫測驗卷了,每天早晚自習時間,可以拿來做真正的學習。


 

 早晚自習 只讀世界名著
 

    我去參加兒子班上的家長會,發現我跟其他家長完全不能溝通,他們不但要求小孩多寫測驗卷,而且要求每次成績要全班排名次,每1分都計較!我發覺自己孤立無援,話說不下去。於是,我單方面和導師說好,我兒子早晚自修都不寫任何測驗卷,而是閱讀我所指定的課外書籍,同時撰寫讀書心得。其實國中的寒暑假,我已經讓兒子看過但丁的《神曲》、約翰‧彌爾頓的《失樂園》,以及馬奎斯的《百年孤寂》。免試後,國三這一年的早晚自習,我安排兒子看了《徐志摩全集》、卡繆的《異鄉人》、塞凡提斯的《唐吉訶德》,還有齊邦媛教授的《巨河流》。

 

    每讀完一本,他必須寫篇約3000字讀書心得。我先跟他進行內容討論,每天寫500字,大約1周可完成,他一邊寫,我一邊在概念和修辭上進行指導,速度雖然不快,但效果很好。我告訴他:「你現在看這些書,雖然不會全懂,但沒有關係,它們會刺激你獨立思考,先練習掌握大內容的能力,練習表達概念的文字能力。以後到20幾歲、30幾歲、40幾歲,每一個人生階段,你再重新讀一遍,會有更深刻的體驗。你的閱讀和你的人生,互為一體,將成為生命中巨大的力量。」

 

    一開始,兒子的導師以及其他家長們並不以為然!他們認為我們特立獨行,影響其他學生準備考試的進度。尤其是導師依照多年的觀念,一切以升學考試為重,一天到晚都在寫測驗卷,家長們也認為這種訓練方式有助孩子們考上好學校。導師可以用「其他家長都這麼要求」一句話就堵住我的嘴巴,我也用「教育部規定」等等話來回應。

 

    國三快結束時,兒子自修時間讀的是羅曼羅蘭《約翰‧克里斯多夫》,這是一個多麼有趣的畫面!當教室裡所有同學都埋首寫測驗卷時,唯獨他一個人捧著《約翰‧克里斯多夫》,津津有味的讀著。我真想把這個畫面拍下來,然後有一天跟兒子一起寫1本書,叫做《學習就是告別測驗卷》。

 

     國三結束,我特別把兒子寫的《異鄉人》讀書心得報告影印5份,分別寄給校長、導師,以及幾位比較關心的家長們,跟他們證明我的方法和成果。我這麼做,能夠替兒子爭取任何加分嗎?1分都沒有,但我知道這種訓練繼續下去,成年他後會變得很出色。

 

 真正讓12年國教更多元
 

    12年國教免試升學,讓兒子根據自己的志趣,學習真正的知識,選擇自己未來的路。以他的成績可以上普通高中,但我們決定選擇高職教育,運用免試制度,告別愚蠢的測驗卷教育,走向真正的學習。一些教育專家如李家同教授等人,批評12年國教只是齊頭式平等,傷害菁英的培育。我不同意,我認為12年國教絕對必要,並沒有傷害菁英的培育,而是讓菁英有了更多元的定義,讓有才華的孩子們,從測驗卷的桎梏中解脫出來,這樣的教育是更健康、更有效的。

 

 

相關新聞網址: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0721000700-260109

 

 




 

 
 
 
 
 
 

本網站著作權屬於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
電話:(03)9357400 Ext.7926;傳真:(03)9360668
地址:260宜蘭市神農路一段一號;E-Mail:nous@niu.edu.tw
 

Design by 彩虹軒設計整合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