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課程的展開不能不注意教學的結構,「教學方法」作為教學的主結構。這裡抽繹出五大教學結構的概念內涵:

 

 

 

大學生命教育五大教學結構圖

 

(一)教學方法:

 

    生命教育的教學方法是影響該門課程是否能「直指人心」最根本的環節,生命教育研究室覺得採取傳統的教授大型演講型態,已不再能吸引深受聲光影音刺激的大學生,如果大學生上網就能搜尋到各種訊息,那上課到底有什麼特殊意義呢?從這個思考出發,冀圖對治這個盲點,生命教育研究室採取「問題本位學習法」(problem-based learning,簡稱PBL)作為最主要的授課型態,特意藉由結構模糊的問題作為學習情境,讓學生有機會扮演問題的持有者(stake-holder),主動應用整合新舊知識,合作討論提出問題並尋覓答案,來共同架構課程的內容(楊淳皓,2012:2-12),但,這並不是說生命教育研究室沒有課程主題,生命教育研究室常會自由牽引該主題再引發新的問題,令學生在矛盾兩難的情境裡尋覓生命的答案。通過這條教學軸線,筆者再提出「課堂討論」「分組討論」、「表單回饋」、「聚會交流」、「網路討論」這五種教學方法,「課堂討論」是指教師闡釋某個主題,並引領學生各自舉手討論或發問,「分組討論」是指教師針對某個主題,讓學生各自在組別內討論如何獲得共識;「表單回饋」是指每堂課都會發個人回饋單與分組回饋單,期中與期末報告期間則會發給每人成績互評表,讓學生評量每組學生的報告表現;「聚會交流」是指教師在課餘時段提供的「晤談時間」(office hour),藉此跟學生輕鬆交流各種生活面臨的想法,裨益教師藉此機會認識每位學生的人生背景;「網路討論」則是有鑑於學生現在很喜歡使用臉書(facebook)這類社群網站,生命教育研究室索性就在臉書成立通識教育課程的粉絲團,裨益與學生在任何時間都可就各種課程議題作即時互動討論,這種討論型態獲得學生很熱烈的迴響。

 

 

(二)主題運作:

 

    生命教育研究室觀察我們大學教師的課程大綱常寫得綱舉目張,每堂課的主題本來都安排得井然有序,實際落實卻有不如預期的現象,尤其面對學生在教學現場裡出現的各種即席回饋(有時甚至只是學生在講話,其漫不精心的學習態度就干擾到教師的思路),常聽到教師回應自己著實很難招架,卻不知不覺發生授課逐漸離題的情事,釀就師生雙輸的局面。生命教育研究室覺得其間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未有清晰的「主題運作」的意識與辦法,按著每堂課的主題來精確展開教學過程。生命教育研究室觀察到上課其實不能只規劃每堂兩節課的主題,甚至不應該只規劃每節課的主題,如果將每節課再細緻規劃出四個子題,按照這四個子題來完成每節課的主題,教師就會知道不應該被任何意外拉掉思緒,或者即使稍微離題,都會自覺應該要立即拉回本來的子題。再者,有計畫補助經費的課程,常會配置教學助理(teaching assistant,簡稱TA),教師應該要引領教學助理對主題運作事宜承擔更大的責任,這包括讓教學助理幫忙每個子題的運作,諸如親身參與分組討論;或與教師共同在該子題的活動裡示範演出;或提醒教師應該要進行下一個子題;或為下一個子題的展開預作準備或引導落實(譬如開始播放簡報或音效)。主題運作的核心概念就是將上課節目化,不再任令教師上課即席發揮自己的靈感來暢所欲言,裨益教學內容獲得教師本身的徹底檢視與貫徹實施,教師如果能精確算出自己在該門課程的每個子題該談什麼內容,毫釐不差,這門課就能成為極其精鍊的課。生命教育作為拔高生命素質的教育,教師本人更應該鍛鍊自身成為厚實而精準的講者。

 

 

(三)班級經營:

 

    這裡主要是指課堂氣氛的醞釀。醞釀良好的課堂氣氛,生命教育研究室覺得除讓課程節目化外,還得注意讓課程活動化,其目的在徹底打破僵化的大班單向演講型態,通過活動來活絡學習,甚至讓傳統認知的「上課」(go to class)蛻變成「玩課」(play to class),意即學生通過具有精神鍛鍊意義的遊戲,在過程裡體會教師想傳授的生命教育內容,譬如生命教育研究室想讓學生認識「我想過如何有意義的人生」這個議題,就在課程裡請學生兩兩相對成為伙伴(buddy),其中一人舉手為A,一人則舉手為B,首先由A學生坐著,B學生站著,B學生圍繞著A學生,忽而在左,忽而在右,不斷雙手擊掌,接著嚴格問A學生說「你要什麼」,每當A學生回答某個想法,B學生就立刻接著擊掌再問「你還要什麼」,藉由某種「施壓」來讓A學生逼出自己潛意識底層的想法。練習3到5分鐘後,再換A學生站著,B學生坐著,由A學生環繞著B學生,雙手擊掌相問。結束後,生命教育研究室會問大家:「你的伙伴詢問你的態度有很嚴格嗎?」或者,筆者會問:「你覺得你的伙伴的詢問有幫你看見你人生的意義嗎?」這種遊戲通常會令氣氛變得很熱烈,接著,我們會再讓氣氛變得很感性,生命教育研究室請每組的A與B學生兩人雙眼直視且促膝對坐,先由A學生訴說自己最想過如何有意義的人生,B學生則需要立刻誠懇接著回應說「你辦得到」或「我相信你」這類具有激勵性的語言,練習3到5分鐘後再兩人交換角色。結束後生命教育研究室會問:「你的伙伴詢問你的態度有很誠懇嗎?」或者,生命教育研究室會問:「你覺得你的伙伴對待這件事情的態度認真嗎?」如果有人持否定的答案,生命教育研究室就會適時展開機會教育,讓學生省察這種遊戲背後的嚴肅意義。

 

 

(四)作業設計:

 

    作業設計的後面連結著評量辦法。生命教育研究室希望讓評量辦法變成極其精確的紀錄,除教師對學生的評量與學生對彼此的評量外,生命教育研究室特別重視「課堂討論」「分組討論」、「表單回饋」、「聚會交流」、「網路討論」這五種教學方法的實施過程裡,教學助理針對同學參與情況的紀錄,因此生命教育研究室設計出非常詳密的表格,每週都能仔細統計除表單回饋外其餘四種教學方法有關每組與每人的表現(這些表現其實都與表單回饋有關聯),如課堂討論時如果有個別學生針對筆者的教學舉手提出問題或發表感言,教學助理都會立刻在該生姓名內有關課程討論的項目做記號,並且,生命教育研究室特別關注到有些學生並不擅長在公共場合說話,就特別設計個人回饋單,讓學生自由舉手跟教學助理索取來書寫這回上課的問題或感言,生命教育研究室下回上課再綜合回答;再如生命教育研究室將分組討論時使用的分組回饋單畫出四大區塊,令同學每節課經過討論,逐項紀錄四個層面:1.我們關注的議題(issue);2.我們觀察的角度(angle);3.我們提出的意見(opinion);4.我們獲得的共識(consensus)。分組回饋單要紀錄負責填寫的學生姓名,與代表該組舉手發言的學生區隔開來,教學助理會各自紀錄;再如聚會交流時學生的提出問題或發表感言,教學助理都會從旁紀錄外,生命教育研究室會再交給每位學生同組互評表,讓學生互相評比彼此的表現,激發學生積極與教師討論的意願;網路討論則是筆者與修課學生在課外大量交流的平台,生命教育研究室請教學助理每週日中午做個統計,詳細紀錄本週學生在臉書社團是否有主動貼出有關生命教育的話題文章,或針對生命教育研究室提出的議題回帖,或撰寫自己對筆者貼出某部生命教育影片的感想。

 

(五)教學資源:

 

    教學資源是指完成課程教學的外部資源,尤其是影像資源與網路資源,這兩者又呈現大幅交會的關係。就影像資源而言,生命教育研究室會使用具有生命教育意義的劇情片(電影或電視)或紀錄片或廣告片,通過其傳遞的主要意象來展開教學內容,並且,經過長年開設這門課程累積的經驗,生命教育研究室後來跟本校圖書資訊館數位學習組申請到教學卓越計畫項目內的開放式課程暨數位教材獎補助計畫(OpenCourseWare,簡稱 OCW),來製作生命教育的課程教學影片,生命教育研究室的概念則更進階到不只將課程節目化,並且將課程直接變成影視節目,請兩名教學助理用兩台攝影機用不同角度對拍教學過程,每兩節課的內容將其剪輯成25分鐘左右的影視節目,因為現場教學需要的內容不見得適合於影視教學的內容,如何將現場教學內容精緻轉化成影視教學內容,這是生命教育研究室覺得很需要琢磨的工作課題。生命教育的影視節目完成後,生命教育研究室再將其放到通識教育課程的粉絲團,讓學生能觀看與複習,或放到本校的開放式課程平台給校外人士瀏覽;就網路資源而言,除前面的影像資源外,生命教育研究室會運用各大媒體來探討具有生命教育意義的新聞話題,譬如宗教團體供養的直銷手法議題(心性教育面向)、核四公投或食品安全背後公民素養議題(環境教育面向)、親子關係的失和與重建議題(情感教育面向)、轉系或輔系的專業學習議題(學術教育面向)與大學畢業即失業的就業議題(職涯教育面向),這些時事新聞常能引發學生討論的興趣,生命教育研究室常通過聆聽學生的心聲,發現只要教師懂得如何啟發青年思考,大學生其實蘊含著豐富的生命探索熱忱,並對「成己達人」的理想富有實踐的願景。

 

 




 

 

 
 
 
 
 
 


本網站著作權屬於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
電話:(03)9357400 Ext.7926;傳真:(03)9360668
地址:260宜蘭市神農路一段一號;E-Mail:nous@niu.edu.tw
 

Design by 彩虹軒設計整合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