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構與內涵:五大課程面向的概念

 

 

     生命教育稱作生命教育,意謂著這是探索生命議題的教育,因此,生命教育即使討論死亡議題,都應該著重在如何活出生命的品質來面對人作為「向死的存在」(Being-towards-death),正視人對死亡的不安,使得人更珍惜自己活著的日子(傅偉勳,1994:96-98)。但,生命教育,畢竟不是死亡教育,生命教育首先應該解決與生命有關的各類議題,提供具體可行的答案,這纔是生命教育的正路。生命教育研究室經由實際的教學經驗發現,生命教育的探索不應該太過執著於本質的討論,意即不能僅是純粹認識有關「生命抽象哲理」,更應該關注大學生正在煩惱的「生活實際問題」,從解決這些生活實際問題來覓得生命的出路;但,同樣不應該拋棄對生命根本議題的探索,尤其不能忘記探問「我是誰」,這是有關存在終極實相的反省,其內容如兼具抽象生命與實際生活,纔能標本兼治。基於這樣思考,生命教育研究室從觀念與實務兩大層面出發,提出大學生命教育課程內容應該關注的五大面向:

 

 

 

大學生命教育五大課程面向圖

 

 

        這幅圖稱作「大學生命教育課程五大面向圖」,生命教育研究室觀察五大面向包括「心性教育」、「環境教育」、「情感教育」、「學術教育」與「職涯教育」,從標本兼治的角度思考,將教育歸類出「觀念教育」與「實務教育」這兩大層面,其中「情感教育」、「學術教育」與「職涯教育」這三大面向都歸屬在「實務教育」的層面,具有「外在的生命教育」的意涵;「心性教育」與「環境教育」這兩大面向則歸屬在「觀念教育」的層面,具有「內在的生命教育」的意涵,當受觀念指引的「內在的生命教育」與受實務指引的「外在的生命教育」獲得整合,這就是傳統儒家關注的「內聖」與「外王」這兩大層面獲得統一,通過觀念與實務的整合(聖王合一),使得學生在觀念層面更易瞭解「個體」(the Individual)與「整體」(the Whole)各自該有的位置與關係;在實務層面應用到大學期間面對諸如專業課程學習(學術教育)、大學生活經歷的親情、愛情與同儕情誼(情感教育)與大學畢業面臨工作職場考驗(職涯教育),都將有一套綿密的反省脈絡與實踐策略,纔能符合核心課程本該有對人生議題的完整覆蓋面。根據這個課程架構,其課程內涵再細論如下:

 

(一)心性教育:這是第一理念,意即這是最根本的生命教育理念。如果沒有心性的教育,則生命將會無根浮沈,因為這是對自己內在世界的無限張開與探索。何謂心性?如果我們使用孟子(前372-前289)在其《孟子·盡心上》的說法:「盡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則知天矣。」(謝冰瑩編,1988:613)心性是指天賦給人最本來的面目,但,人需要擴充和發揮(盡心知性),最終纔能瞭解自己的天命(知天)。對於這個生命最本來的面目,王陽明(1472—1529)則稱作良知,他說:「知是心之本體,心自然會知:見父自然知孝,見兄自然知弟,見孺子入井自然知惻隱,此便是良知,不假外求。若良知之發,更無私意障礙。」(王陽明,1997:9)良知本來「自然」就會隨感即應的把握住人情事理,做出最恰當的安頓,但因為人受到自私的意念蒙蔽(私意障礙),使得良知不再能保持清澈靈敏,這就需要被教育,通過對內在世界的挖掘與收攝,恢復生命的最本來面目。

 

(二)環境教育:這是第二理念,意即這是由心性教育往外開展的過程裡,面對的第一個對象,那就是我這個生命對外在世界的無限張開與探索。這裡講的「環境」並不僅指自然環境,而是從認識論(epistemology)的角度出發,探問生命這個主體在面對的全部客體,包括自然與社會各種環境在內,只要被人的生命凝視,成為被主體凝視的客體,通過知識的建構後,就被稱作環境,這全部客體的釐清就需要環境教育。生命參與其置身的整體環境裡,我如何通過知識對我的環境產生理解與關注,讓個體活出整體,讓小我活出大我,使得個人與整體環境獲得和諧共融,主體如何與客體共融,其間共創的秩序空間就需要環境倫理,人因落實環境倫理而裨益整體環境的生態獲致平衡,環境獲得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這些議題的面對與解決都是環境教育。

 

(三)情感教育:這是第三理念。相對於心性教育與環境教育都是觀念層面的生命教育,情感教育開始將大學生的視野拓展到實務層面,轉而關注每個人生命都無法漠視的親密關係,這尤其是指親子關係(親情)與伴侶關係(愛情),當然大學生涯裡的同儕關係同樣很重要。人如果在親密關係的某個環節發生問題,沒有獲得足夠的滋養,則生活裡各層面都很難不跟著變形與扭曲,尤其國內的大學生都經歷「考試領導教學」的青澀歲月,在高壓且僵化的學習裡,與家人的關係往往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傷亟待補強,大學時間作為常態學習的最後一個階段,正是親子間溫潤親情的黃金歲月;同時間,大學生正開始面臨尋覓生命伴侶的階段,如何選擇合適的對象,這個對象與彼此家人是否能建立融洽的關係,如何不應有愛情而影響與同儕間的情誼,這都是大學生無法置身事外的情感教育。

 

(四)學術教育:這是第四理念。大學教育有個最嚴重的盲點:學生往往大一剛來學校,還沒有認清來大學要學什麼,就已經被系上安排各種專業必修課程,接著還要學生選擇各種選修課程,這常使得學生尚未精確瞭解自己真的想學什麼東西,就已經進入強制學習狀態。但大學生常因人生目標的模糊,常有「無感學習」的情況,學習意願低落,只想修習營養學分過關即可,或過早只學習與未來工作有關的專業課程,不願意認真面對嚴謹的古典大學教育陶鑄歷程。生命教育這門課程應該承擔這個責任,在課程內容裡幫忙學生安頓慌亂的心,令其駐留下來,認真想一想自己來大學到底要學什麼,大學作為學術教育的起點或終點,不論學習的專業科目是什麼,都需要先懂得「學習的心態與方法」,尤其應該把握住自己學習該門課程的目標與價值,知道學習該門課程在自己的人生圖象裡具有如何的意義,幫忙學生面對課業不再產生「習得無助感」(learned helplessness)。

 

(五)職涯教育:這是第五理念。大學生畢業後,最終得面對職場生涯,這是攸關自己生活品質一輩子的事情,生命教育這門課程尤其應該幫忙學生瞭解自己的職業性向,通過認識自己而認識自己適合的工作,建立職涯發展願景,知道如何發揮敬業精神,尊重與服膺職場倫理,通過內在紀律務實展現外顯績效,敏銳察覺職場面臨的問題與機會,洞悉解決的方法與策略,並且,學會如何與同事團隊合作,建立有效溝通與協調的機制,懷著體諒與包容的思維來面對衝突與超越障礙,共同謀得團體利益的最大化。尤其值得注意的事情:因應社會變遷劇烈且知識快速發展,學生在學校獲得的專業知識越來越快就過期,當知識裂變的速度加快,導致知識更新的週期變短,這個觀念我們稱作「知識半衰期」(Half-life of knowledge)。如何整合多元的知識,將其蛻變出自己的新發想與新作法,培育自己擁有第二專長與第三專長來綜合發展,這是職涯教育應該著重的課題。

 

 

 




 

 

 
 
 
 
 
 


本網站著作權屬於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
電話:(03)9357400 Ext.7926;傳真:(03)9360668
地址:260宜蘭市神農路一段一號;E-Mail:nous@niu.edu.tw
 

Design by 彩虹軒設計整合行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