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的實質內涵除可作為通識教育的目標,將其終極關懷落實在三大領域各類課程裡,更應該作為通識教育的核心課程,讓學生對其內涵有清晰的認識。生命教育主要旨在讓大學生瞭解「人生三問」:「我如何認識自己?」、「我如何規劃生活?」與「我如何活出意義?」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Socrates,前469年_前399年)早就指出「認識你自己」(to know yourself)實為思考的起點,大學生如果都還不認識自己,不瞭解自己是誰,沒有對自己的生命懷有存在感(sense of existence),他就不僅不能安頓自己的喜怒哀樂,更不明白自己在整個宇宙中的位置,如此他很容易會對自己到底為何活著感到困惑,這就是現在大學生常因極細微的生活挫折就會痛苦到想自殺的癥結;大學生得要對自己的日常生活有更清醒的自覺與安頓,既不會對自己為何要念大學感到無所適從,更不會對未來感到徬徨不安,這更是大學教師對大學生負有的教育責任;大學生最終需要瞭解自己會「寓居於世」(being-in-the-world)有著如何的意義,並積極奮勉活出這個人生意義來,纔會感受到生命的喜悅果實,這三者如能相互配合與發揮,就能共同實踐「成己達人」的最高理想。

 

成己達人路徑圖

 

上圖稱作「成己達人路徑圖」,意即要通過「認識自己」、「規劃生活」與「活出意義」這三條相互匯流的路徑來共同實踐「成己達人」的最高理想,這個理想其實是儒家教育的初衷本懷。孔子在《論語‧雍也》篇指出:「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能近取譬,可謂仁之方也已。」意思是說:一個有仁德的人,他的胸襟開闊,常常會希望通過利他來利己,當他的生命想要自立,就會藉由幫忙他人自立來完成這個願望;當他的生命想要通達,就會就由幫忙他人通達來完成這個願望。能由自身出發,來聯想到他人的需要,對生命充滿著同理與共情,這就是實踐仁德的辦法。這段話即是「成己達人」最精確的註腳,其中孔子指出的「仁」,其實際意境與語境就是在指「心靈的覺醒」,心靈覺醒的君子纔能做個「仁者」。孔子並未將「仁」當作規格化或形式化的抽象理念,其對「仁」的相關討論都是因應學生發問的具體狀況與特殊情境來隨機點撥,從其心中來直接喚醒價值自覺(黃俊傑,2011,頁36—37)。因此,「人生三問」並沒有固著的階序,雖然「認識自己」常是思考的起點,但「認識自己」並不是種虛幻的玄想,其得藉由「規劃生活」而在實務層面了解自己的生命特質;雖然「規劃生活」常是思考的過程,但規劃並不是我行我素的規劃,其得藉由「活出意義」來讓生活變得有節度與節奏;雖然「活出意義」常是思考的終點,但有意義與否,不能沒有思維與行動的主體,其得藉由「認識自己」來讓意義感變得有著落。因此,人生三問的每個路徑都是環環相扣,與其他路徑雙重匯流到「成己達人」裡,成為實踐該最高理想的自我探問。

 

 




 

 

 
 
 
 
 
 


本網站著作權屬於國立宜蘭大學生命教育研究室
電話:(03)9357400 Ext.7926;傳真:(03)9360668
地址:260宜蘭市神農路一段一號;E-Mail:nous@niu.edu.tw
 

Design by 彩虹軒設計整合行銷